主办:中国民主建国会无锡市委员会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周汉民撰文:与天壤而同久 共三光而永光——深切缅怀成思危主席

周汉民撰文:与天壤而同久 共三光而永光

——深切缅怀成思危主席

       我最敬爱、敬重的成思危主席,是一位卓越睿智的民建领导人,他用一生的奋斗和创造,为民建事业作出重大贡献,提出了“五个坚持”、“四种精神”,他在80寿辰上写下了《八十回眸》一诗来回顾自己的一生,“功成名就应无憾,含笑扬眉对苍天”,体现了他对民建发展所倾注的一腔热血和殷殷之情。

  我永远不会忘记,2004年初秋的一天,我接到时任中国民主建国会上海市委员会主委黄关从同志来电,告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要约见我。第二天上午,我匆匆从世博局办公室出发,赶赴浦西马勒别墅,去拜见从未谋面的思危主席,但那天不知何故,延安路隧道特别堵,当赶到马勒别墅时,已迟到几分钟。我忐忑不安、内疚自责,急忙向主席表达真诚道歉,而主席淡淡一笑了之,然后用很短的时间谈到中国民主建国会的光荣历史,谈到上海是民建的发祥地之一,谈到他对后辈的殷切期望。那一次谈话中,他的聪明才智、忠于参政党职责、为中国改革开放呕心沥血的高尚修养,以及仪表、谈吐的真诚和练达,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自那天起,他就是我的导师,我的领路人。十一年来,我多次得到思危主席的耳提面命、鞭策鼓励,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那句“小车不倒只管推”,他真正做到奋不顾身,全身心奉献给祖国和人民。

  我永远不会忘记,思危主席在他任内积极倡导并践行的民建中央主席、副主席分工联系地方的制度,亲自联系上海等地。2007年3月,民建上海市委即将举行第十一次代表大会。当时,尽管我们了解到他刚刚动了大手术,还是以诚惶诚恐的心情,恭请主席莅临上海出席代表大会并作重要讲话。那次,他坐火车来,我去车站迎候时,他告诉我说,随行来了许多医生,为他保驾护航,令我十分感动。18日,大会开幕之际,全体与会代表起立,长时间地热烈鼓掌,思危主席充分肯定了民建上海市委的工作,指出做好换届工作最主要的是要做好政治交接,要继承和发扬民建的优良传统,坚持爱国主义、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参政为民、坚持发挥特色、坚持与时俱进。两天后,新一届市委诞生,他和全体同志合影留念,尽管抱病在身,却仍然亲切地走向民建的同志,给予与会同志以春风、阳光般的和煦和温暖。他先后三次以中央主席身份莅临民建上海市代表大会并对上海民建全体会员寄予殷切希望;他亲力亲为,足迹遍布上海的17个区县,所到之处、所见之人都以其敏锐的政治目光和渊博的知识感化人、启迪人、教诲人。

  我永远不会忘记,2010年中国上海世博会正式开幕,主席和家人莅临世博园区。他对于上海世博会能够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主题迎来190个国家和56个国际组织参展,特别是对我能在世博十年间有所奉献,常常给予慰勉和鼓励,此情此景,今天仍然历历在目。期间,我多次就上海世博会的工作向主席进行汇报,他都会热情指点。这十余年来,他每年数次来上海,都是为公务而来,行色匆匆,但每次见他,他都惦记着民建事业、民建发展和民建未来,对我们点滴的进步和成长,始终给予高度评价和热情支持。“春风化雨”是他给我们留下的最深切的言行写照。

  我永远不会忘记,2012年春天,他郑重告诉我,由于公务繁忙,再加上年事已高,他将辞去所担任的世界经济论坛中国议程理事会主席一职,并向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推荐我出任该职。我特别惶恐,与主席的声望、学识和对中国及世界发展的影响相比,我仅是沧海一粟,但主席仍坚持希望我利用好这一世界著名论坛,为中国改革开放和中国与世界广泛接触及交流,做出自己的努力和贡献。我出任此职务后,许多次与中外同行一起开会交流,他们无不对主席的远见卓识和热情大度,给予高度评价。2013年11月27日下午,上海有一国际企业邀请成主席就国内外经济形势发表演讲,那天主席用英文演讲,精辟入里的见解、一气呵成的思想,让我和听众们领略了什么是大家风范。

  我永远不会忘记,2014年10月27日晚上,我在北京开会后赶往机场的路上,思危主席来电,邀我参加11月2日上午在北京举行的国际金融论坛并就上海自贸区进度发表演讲。我又一次诚惶诚恐,国际金融论坛是思危主席所创立,每年国际知名政治家、社会活动家和专家学者云集,我恐有不周之处,难以达到主席期望。那天上午,我来到中国大饭店,主席健步走来,入座后用英文就中国金融形势作了雄辩滔滔的演讲。我的演讲题目是《回眸一周年改革更向前-上海自贸区运行周年点评》,我一边发言,一边看着主席,生怕有出错之处。中午时分,与主席告别,后来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出席重大公务活动。不久,就从民建中央谷娅丽和金德安同志处听到主席因病住院的消息,我的心揪得很紧。其实,这几年来,主席数次莅临上海期间,我都有陪同前往医院会诊的经历,主席的病情我有所了解,也每每期望他能为国珍重、为民建珍重,但他都坚持“小车不倒只管推”。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主席病重住院期间,我曾几次探望,医生规定的探望时间,一次比一次短,主席的身体一次比一次弱,但他昂扬的精神、顽强的意志,特别是对生命的热忱和刚强,一直让我们报以极大的期望。6月4日晚上,我前往探望,他身体已十分虚弱,我特别提到5月21日的《人民日报》曾刊出他的文章,谈金融改革战略观问题,文章令人鼓舞,值得我们学习。主席说“我是为中国改革鼓与呼”,这句话是主席对我的临终遗言。从主席住院到与世长辞,我与民建中央谷娅丽和金德安同志密切保持联系,并请他们代为向主席请安,主席与病魔奋斗的点点滴滴,都令人十分敬重。之后,主席病情每况愈下,但在今年端午前夕的晚上,我意外接到主席警卫来电,说主席要和我通话,我大吃一惊,思危主席在电话中说,“听说上海的邱医生病了,明天请代我送一个花篮去他家,别忘了,就放在门口,不要打扰”。在主席病情如此危重的情况下,他记得的是一个几年来为他会诊的上海医生,此情此景,永世难忘。

  我永远不会忘记,7月11日的深夜,娅丽同志发来短消息,告知主席大概只能坚持1到2个小时了,那一刻的痛苦,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主席与世长辞,我写下对主席的挽言“思国念乡八十载披肝沥胆强华夏与天壤而同久 危言大义万千篇沤心沥血壮民建共三光而永光”。那天凌晨,我一直在等官方讣告,但内心有千言万语,于是在微信中转发了美国著名诗人惠特曼为悼念林肯总统写下的著名诗篇《啊,船长!我的船长!》,表达对主席的敬仰与怀念之情。

  思危主席向来以国家为己任,对上海方方面面的工作始终抱有巨大的革命热情,他是最早提出上海建设自贸实验区的人士之一,还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和“创业板之父”。今天我们学习主席的精神和思想,一是学习他既有报国之志,又有报国之能力;二是学习他勤于学习,善于思考的作风和秉性;三是学习他身为一位民主党派人士、统战工作队伍中的一员,为中国的改革鼓与呼,对中国的民主政治建设作出的卓越贡献。他的领袖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在参政议政、民主监督和政治协商道路上前行。

  于民建而言,思危主席的去世是不可弥补的损失;于我个人而言,是失去了人生的导师、思想的火炬和漫漫人生路的灵感。如颜回对孔子的感恩,“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就是我所有胸臆的抒发,我所有要说给主席的话。主席没有离开我们,他的精神永存,他的希望永在。主席,您安息吧!

  2015年7月19日晚

  (作者系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民建上海市委主委——本站注)


中国民主建国会无锡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 2014 本站最佳分辨率:1024*768 最佳浏览器版本:IE8.0以上

主办单位:中国民主建国会无锡市委员会 服务电话:0510-81826837 传真:0510-81826830 办公室:0510-81826830 主委室:0510-81826831 组织处:0510-81826834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ICP备08010153号